<del id="zzxzb"><sub id="zzxzb"></sub></del>

      <pre id="zzxzb"><ruby id="zzxzb"><ruby id="zzxzb"></ruby></ruby></pre>
      <p id="zzxzb"><pre id="zzxzb"><b id="zzxzb"></b></pre></p>

            <pre id="zzxzb"><ruby id="zzxzb"><ruby id="zzxzb"></ruby></ruby></pre>

            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端午,在艾蒿中濃香

            2022-05-31 09:48:23  來源:張家界日報  作者:徐成文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初夏的視野,在荒山野嶺里奔跑。我要找尋那種如霜染白的,學名叫“艾”的草本植物。

              端午,每年會在農歷五月初五,用輕輕的手指,叩擊我們的房門。這一天,“艾”是我們最歡迎的“客人”。

              打開百度,“艾”跳出沉寂的字幕,閃閃于我的眼前——艾,菊科、蒿屬植物,多年生草本或略成半灌木狀,植株有濃烈香味。

              我的地理坐標為渝東。我們生怕“艾”孤單,硬生生拉來“蒿”,組合成“艾蒿”。日子還在初夏忽冷忽熱,母親便交給我一個任務——去看看寨巖邊的艾蒿長勢如何。不上山劈柴去觀察艾蒿的生長,我的興奮蓬勃滋長?;丶?,作文詞匯枯燥的我,用了很多熠熠生輝的形容詞,把隱匿在我家自留山的那一片艾蒿描繪得生動形象。母親告誡,千萬不要把艾蒿的地方告訴他人。

              端午,在我們的期望中姍姍而至。一大早,母親帶著我直奔那片專屬我家的艾蒿。鐮刀,在茂盛的艾蒿間揮舞。一大捆艾蒿,整整齊齊被母親背回家。一口冷水灌下去,母親開始侍弄回家的艾蒿。母親人矮小,叫我扛來木梯,以便她將艾蒿插于木門的兩側。農村的木門,鑲嵌于泥墻之中,日子久遠,兩側的泥墻便會在風雨侵蝕后顯露出一些縫隙。那些平素猙獰的縫隙,成為母親插入艾蒿的孔洞。一袋葉子煙的功夫,我家的那扇木門兩側,從高至底,長滿了茂騰騰的艾蒿,新鮮,活潑,猶如一位耄耋老者,花白的胡須,在輕柔的晨風里,自由自在。

              我的腳步飛散在左鄰右舍,見家家戶戶木門兩側都插滿了艾蒿。為什么必須在端午將這種野生植物請回來當貴賓一般敬仰?年幼的我,疑惑中度日。一番打聽,方知民間有端午插艾蒿辟邪、招福的說法。后來,我走進學校,在科學知識的哺育下,明白此種說法毫無科學依據,純屬人們的一番愿望,但我不去戳破謊言,因為“美好”總是我們的追需。

              母親割回的艾蒿少部分插入門縫,大部分則被母親晾曬在石板鋪就的地壩上。端午后的太陽,似個火球,直逼大地,熱浪時不時飛騰而起。幾天不到,艾蒿失去水分,瘦骨嶙峋。父親拿出早已準備的青篾條,將艾蒿捆扎成一束。因為暑假,白天我們野得鼻子上都長著腳印?;蛟S精力消耗殆盡,夜幕剛一拉開,我就倒在用兩條板凳拼成的“床”上酣然入夢。夢見周公,也夢見圓圓的雞蛋和紅紅的蘋果。母親不見我在灶臺前守候那美味佳肴的“油渣”,以為我又到大伯家去找成奎摸螃蟹了。幾聲呼喊,沒有收到我的回音。

              父親發現了我。他知道蚊子一定把我團團圍著,正吮吸著我的鮮血。他立馬拿來捆扎好的艾蒿,點燃尾端,濃煙升騰。蚊子在艾蒿的煙熏下,逃之夭夭,與我作別。濃烈的艾蒿味,驅散了蚊子,也驚醒了我的瞌睡。這下知道艾蒿的好處了吧。父親如三歲的小孩,在我面前一副得意洋洋。在那個“蚊香”不知何物的年代,夏日夜晚,我們農村都用艾蒿驅散蚊子、害蟲。

              夏日的腳步有些舒緩,大人更多是休閑著干些零活。我們這群野孩子,掰地果、搬螃蟹、捉知了。偌大的村莊,疊加著我們奔跑的腳印。一條沾滿泥巴的短褲,一件汗跡斑斑的小褂,赤著一雙小腳,就是我的形象。父母休憩的正午,我和伙伴悄悄溜出,奔走于荒坡,小溝,抑或爬上一顆大樹。紫外線的毒辣,全揮灑在我的身上。幾天后,我全身長著疙瘩,癢得在地上打滾。在母親的謾罵和驅趕下,我一副悲苦狀,走進了赤腳醫生的家里。赤腳醫生滾圓的眼珠,越過老花鏡的上沿,把我的疙瘩看了個仔細——過敏了,一定是碰著有毒性的東西!赤腳醫生沒有為我打針開藥,囑咐母親回家將干枯的艾蒿剁成小段熬成沸水,讓我洗澡。我只得乖乖聽從母親的安排。每天晚上,我蜷縮成一團,在大木盆里,掬一捧捧艾蒿水,擦拭身上的疙瘩。不出五天,那些或大或小或高或低的疙瘩,消失得無影無蹤。原來,艾蒿還有抗皮膚過敏的功效。

              父親不知從哪里找來一本醫藥方面的書籍,他看到了書中如此記載:艾蒿具有溫經、祛濕、散寒、止血、消炎、平喘、止咳、安胎等功效。他叮囑母親,從第二年開始,每年端午那天,盡可能多割一些艾蒿回家,因為艾蒿全身都是寶。

              又一個端午將至,遠離農村的我,似乎嗅到艾蒿濃烈的香味。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小水嫩精品导航
            <del id="zzxzb"><sub id="zzxzb"></sub></del>

                <pre id="zzxzb"><ruby id="zzxzb"><ruby id="zzxzb"></ruby></ruby></pre>
                <p id="zzxzb"><pre id="zzxzb"><b id="zzxzb"></b></pre></p>

                      <pre id="zzxzb"><ruby id="zzxzb"><ruby id="zzxzb"></ruby></ruby></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