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zzxzb"><sub id="zzxzb"></sub></del>

      <pre id="zzxzb"><ruby id="zzxzb"><ruby id="zzxzb"></ruby></ruby></pre>
      <p id="zzxzb"><pre id="zzxzb"><b id="zzxzb"></b></pre></p>

            <pre id="zzxzb"><ruby id="zzxzb"><ruby id="zzxzb"></ruby></ruby></pre>

            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劉曉平〡行走湘西

            2022-09-19 08:05:50  來源:掌上張家界客戶端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醉鄉

              湘西是土家族苗族集中居住的地方,男人女人都善飲酒,是有名的醉鄉,著名作家孫健忠以湘西鄉土題材創作的長篇小說就取名《醉鄉》。龍山、矮寨、鳳凰、邊城……

              湘西的山水是醉人的!

              湘西山高林密,水深路遠。山水秀麗卻又霧濕瘴重,因而養成了湘西人吃苦耐勞、勇猛剛烈的秉性;也養成了湘西人善飲豪喝的個性。在湘西土家民族中,不論窮富,家家都會釀有苞谷燒;也不論男女,人人都能豪飲幾杯苞谷燒。湘西人常自豪地說:“我們土家是醉鄉,世代喝的苞谷燒;女兒喝了多美女,男兒喝了是英豪?!?/span>

              到湘西旅游作客,土家朋友不管你是否善飲。都會捧出土家釀的苞谷燒,與你推心置腹地長談,與你肝膽相照地豪飲。只要你喝,也不管你喝多喝少,主人們總是會盡心盡力地陪著喝,即使喝醉,也在所不惜。

              我曾和中央電視臺的賀萍等一行拍《只緣身在此山中》的風俗風光電視專題片。幾天的跋山涉水,勞累極了。在拍張家界公園袁家界景區一農戶家居外景時。主人以土家臘肉燉樅菌,以家釀苞谷燒招待我們。在主人的盛情勸導下,我們均破戒喝酒,男女主人輪翻上陣勸酒,尤其是男主人,一碗接一碗地喝,我們一個個只敢小心翼翼地應對。不知喝了多長時間,最后把壇子里的酒也喝干了。男主人不好意思地說:“我去上屋場再打些酒回來,我家已好久沒釀了?!蔽覀冋f:“算了,大家都喝醉了”。但他還是出了門。男主人出門后,許久也沒見回來,女主人只好去安排小孩先睡。但這—去,也就不再見女主人出來,只聽見睡房里傳來響亮的鼾聲。等著等著,我們也不知怎么就各自睡了。到次日凌晨,我們起床叫男主人時,他還沒回來。女主人這時起床了,她要為我們去找,但她剛走到曬谷坪,便傳來一聲驚呼:“你這醉鬼,怎么就在曬谷坪睡—晚?”當時,男主人抱著自家盛苞谷燒的小酒壇,還在打呼?!?/span>

              湘西的情意也是醉人的!

              酒樓

              在湘西鄉鎮,有許多有別于城里酒店、酒吧的酒樓?;蛟谂R溪鄉市的風雨橋邊,或在臨河村街的吊腳樓上,有主人盛著大壇大壇的苞谷燒,置些下酒的干菜豆豉類,掛出酒旗或酒牌,便開始經營操作,人們便叫它酒樓。

              在酒樓里常飲的均是些鄉朋黨友,他們常常聚在一起,有悲有憂、有苦有寂,均在猜令劃拳的吆喝聲中化為烏有。也常有不善交際而家境又不寬裕的漢子,或者有一生不順而形單影孤的老漢,也會常去酒樓,但情景就不一樣了。常常是:水里浸著冷月,心中裝著憂傷,借酒興嘆,似乎心情也會好些。

              我曾孤身作客湘西,對湘西鄉市酒樓的感觸良多,曾作過《酒樓》—詩:

              眾人如揭壺蓋

              把心事揭開

              濃釅釅的苞谷燒

              灌開粗獷的歌韻

              喝酒的老漢

              獨個兒喝自己的血汗

              顫抖的心長吁短嘆

              三十年前的相好

              恍惚而來溫柔了眼前心境

              一輩子單身的老漢

              獨個兒喝自己的血汗

              濃釅釅的苞谷燒

              被歲月漸漸沖淡

              如水滑過枯喉……

              湘西人有對酒當歌的豪氣,因為如此,人生中便少了隔閡少了憂愁,也便多了朋友多了歡笑……

              村居

              一條石板小路,就像一條織彩的帶子,將一幅幅村居的油畫,掛在湘西隨處可見的山嶺間。吊腳樓,星星一樣散布,時隱時現在油畫的意境里,就像些叢生夢幻的愛的小屋……

              總有一條小溪,唱著歌繞著村居緩緩地流淌。小溪之水晶瑩透亮,可看見些小魚,游出些山里村居的靈氣;可看見些滋生青苔的石塊,在陽光的折射下發出笑聲。

              總有一方小山塘,像一面古鏡,照出醉了的古老太陽的臉……古亭已是遠古的意境,牛角也掛不住鴿哨的影子,輕音樂的旋律,讓鄉村充滿時代的亮色,滋潤著山村的陽光。

              總有些春情,夢語般吻著吊腳樓的屋檐;總有些夏意,蛙鳴般躁動著山民的激情;總有些秋色,火一樣溫暖著村居里的夢幻;總有些嫁娶的嗩吶,驅走了山村寒冬的寂寞,鼓舞了年輕的希望……

              村居,是一幅掛在湘西山里的油畫!

              山色

              山色空漾。歌聲邈遠。

              我們徜徉于澧水源頭河畔,聽漁歌唱晚。

              忽然,對面山頭傳來歌聲。在我們尋望的視線里,終于有一個紅色的亮點,飄飄忽忽,自山上悠然而下,似一只誘人的火狐,讓人生發出許多的聯想。

              待紅色的亮點愈來愈近,我們才發現:唱歌的是一位十六七歲的少女。少女的歌,就像帶露的山茶花,晶瑩潤耳;少女其人,就像洗盡凡塵俗氣的仙女,俊美動人。我們一個個都看得怔呆了,這大山里竟有如此精靈!待少女走過去了,大家才想起該與姑娘說點什么。

              于是,我們追過去問:“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沒有回答,只有笑聲像山澗清泉的丁冬聲。

              “小姑娘,我們帶你去城里讀書好么?然后給你在城里找工作?!?/span>

              “多謝了,這里是我的家?!被卮鸷?,小姑娘唱著歌,似一只火狐,閃著紅色的亮點,飄過山坳那邊去了,飄進我們的記憶里去了。多少年后,我的記憶里總會有一只美麗的火狐!

              背簍

              走湘西,很難見到有挑擔子的村民,卻常見有背著背簍的村婦老嫗,也常見有背著背簍的男人小孩。

              湘西人與背簍是分不開的!

              背簍是孩子們的搖籃,孩子們自小在背簍里生活長大。長大了,就背著背簍上學讀書,背著背簍下地勞動。就是女兒家出嫁,嫁妝也少不了有一對飾有龍鳳蘭竹圖案的新背簍,夫妻倆甜甜蜜蜜的日子,就靠兩人共同背出來……

              湘西人的日子就是背簍背出來的。

              湘西人,他們用背簍背苞谷、背紅薯、背高粱、背稻谷……背豐收;他們用背簍背蘿卜、背白菜、背辣椒、背蜜桔……背生活;他們用背簍背責任、背希望、背愛情、背孝道……背人生!

              黃永玉有一幅著名的寫意畫,名字就叫《湘西印象》。畫的就是兩只背簍,一只立著,一只躺著……

              家園

              湘西遍地是大山,大山是湘西人的家園。

              湘西人就好像鳥群,視大山為自己的林子,視林子為自己的家園。湘西人遠離了家園,他們的靈魂則始終屬于自己的那一片故土!

              沈從文是湘西這片林子里一只知名的鳥兒,他是湘西的歌手,他把這片林子里動聽的歌,唱給世人聽。世人聽了他的歌唱,便知道了大山的湘西,便知道了湘西的邊城,便知道了《邊城》的翠翠和翠翠的朋友,也知道了《瀟瀟》以及《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故事。人們都說:“要想知道過去的湘西,就得讀讀沈從文?!笔堑?,湘西是沈從文的家園,他是家園里的一只鳥兒,他的歌是家園的歌;他的歌,讓你知道神秘的湘西!

              沈從文只是湘西無數只知名鳥兒中的一只,他的歌卻是湘西歌謠中最具典型的代表。他和所有的鳥一樣,離不開自己的林子,他的靈魂只能在自己的林子里安息。他離開自己的林子,只是為了把自己的歌唱給別人聽,只是為了看看外面的風景,他最終還是回到了自己的林子里安息,他的靈魂永遠屬于自己的家園……

              鳳凰

              鳳凰是湘西風景里的風景,是湘西人值得驕傲的一顆珠。

              三月的鳳凰,正是煙雨季節。車行駛在上坡下坡的公路上,窗外便是煙雨朦朧的景色。青山是底色,油菜花和桃花便是水彩,江河便是那入畫的一抹流水,村居便是那煙雨人家,耕春的水牛和黃牛便是那畫的主角……這時,你便會強烈地感覺到:你是穿行在一幅畫里。

              煙雨如夢的鳳凰,讓人激動和感懷的太多太多……

              煙雨中山尖尖上的苗寨,給人太多太多的想象。就像樹枝骨朵上的一簇花,成為苗嶺的詩意。苗家的阿哥和阿妹,是那采蜜的蜂,用勤勞釀造甜蜜。而連接苗寨的小路,是苗鄉一條四季的青藤……

              苗寨的地名都很美,美麗得都成了一種向往。叫阿拉,叫臘爾山,我雖然不懂這些名字的含意,從前也不曾見過它們的荒涼,但我在向往里都想象過它們的美麗。

              當我在煙雨中迷失于苗寨的時候,我便在靈魂的深處發出感嘆:苗寨,神秘的苗寨;苗寨,堅固的苗寨。那石塊壘起來的高高圍墻,依然固守著苗人經風歷雨的家園;那寨子碉堡上幽深的槍眼,把一幕幕苦難與頑強的經歷深藏;那苗王祭臺旁古樹上的鐵釘,釘牢了多少冤魂的哭喊……只有那村頭巷尾散發著青草香的牛糞,卻在散發出一種盛世太平的氣息。

              煙雨如夢的鳳凰城,確實太小,小得就像黃永玉鋪開的一幅畫;古樸滄桑的鳳凰城,確實太美,美麗得就像沈從文先生筆底的《邊城》。

              鳳凰美,美在一江沱水與時光共流淌,漂不盡民俗與風情;美在兩岸的古塔、水車、吊腳樓,寫滿了古樸與滄桑;美在聽濤山空濛如煙的青翠,蘊藏著一半詩情一半畫意……

              在這座小城里,鋪開了一個偉人穿越一個世紀的人生長途,一步寫下了一個傳奇。有人說他是戰士,他曾用槍刺作過一段愛的宣言,淋漓的鮮血,像火一樣燃燒過他的信念。他曾想把愛以鮮血的形式,渲染沙場的輝煌。但是,他沒有戰死沙場。于是,他把槍刺換成了一支愛人的神筆,情深的言語像甘露滋潤一個故鄉的靈魂。他遺囑把愛以骨灰的形式,深埋于故鄉的土壤,詩人的愛與靈魂便回到了故鄉。

              有人說他是大師,是文學大師亦是為人之師。那一塊自然形態的五彩石碑上,正面是先生的手跡:“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認識人?!北趁媸瞧淦廾玫耐燹o:“不折不扣,亦慈亦讓;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边@其實就是他人生的寫照。作為一個文學大師,有人說他寫的其實是一種理想的唯美世界,看不到舊社會人們的苦難,是一種局限。而我以為:舊社會“正因為人們苦難深重,才更需要理想的力量作動力?!倍壬沁@樣實踐的,這才是一個偉人所具有的智慧!

              其實,沈從文是一位浪漫派詩人,他用故鄉的泥土塑造了翠翠、天保、儺送的故事,那是人世間最真誠純粹的感情,是紅塵之外的另一種表達……

              作者簡介: 劉曉平,現任張家界市文聯名譽主席,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理事、中國國際旅游詩歌聯盟主席、湖南省詩歌學會榮譽副會長和省散文學會副會長、張家界國際旅游詩歌協會主席。在《人民文學》《詩刊》《民族文學》《中國作家》《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學報》等幾十種報刊發表過作品?,F有《愛的小屋》《秋日詩語》《城市與鄉村的寓言》《張家界情話》《奇山異水張家界》《一路風景》《拉賓》《魏源》等文學著作共計十四部,也發過中短篇小說《得月樓》《愛的滋味》《匪殤》《雪峰軼事》等。其散文作品入選過幾十種選本和新編九年義務制初中語文課本第二冊第三課,并有作品譯介至美國、日本、越南等,是魯迅文學院作家高研班第四屆學員。其詩歌作品曾被中國詩歌學會原會長《人民文學》原主編韓作榮譽為“城市與鄉村的寓言”, 從語言的口語化表達及大眾化題材的選擇上用功,主張現代詩歌讓現代人民讀得懂,不反對現代詩歌的藝術探索,現代詩人要向艾青學習,學做人民的詩人。獲過國家級文學獎二十余次,近年有2018年被評為全國十大實力詩人,2019年獲全國第二屆土家族文學獎。2019年8月24日,中國作家協會的幾家單位主辦了劉曉平散文作品《一路風景》研討會,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評論家吳義勤、石一寧、范詠戈、徐可等20余位全國著名評論家參與研討。參加過中國文聯十大、中國作協九大代表大會,是湖南省首屆“德藝雙馨” 藝術家獲得者。

              相關鏈接:

              《行走湘西》創作談

              劉曉平

              從1990年到2021年,我在張家界這塊神奇而美麗的土地上,整整工作了三十一個年頭,一生中最寶貴的年華,都奉獻給了這塊土地。三十年我爬山涉水,把血汗灑在這塊土地上,核心景區景點介紹及景點碑文,許多都出自我的手,但大多沒留本人姓名;我是第一個把寫張家界題材作品入選全國九年義務教育語文教材的人(科教版中學二冊第三課)。這塊土地也讓我度過了人生的黃金時期,市委市政府授予我突出貢獻獎和張家界市永久榮譽市民稱號。在我的心目中,張家界(湘西州的大庸、桑植和常德的慈利,屬于大湘西的范疇)就是我的第二故鄉,我視湘西為我創作的營養故土。

              在我一生創作的歷程中,故鄉和湘西一直是我文學的沃土,尤其是我即將退休臨近之時,湘西的人物、山水、風情、歷史等,一次次地感動我,一幕幕地讓我興奮,一場一場讓我徹夜難眠……熊希齡、陳渠珍、賀龍、沈從文、廖漢生、陳能寬、黃永玉等屈指可數的時代英模,及無數社會脊梁的貧民百姓;張家界的山水,鳳凰的風情;苗疆的歷史,土家的演變;無一不是文學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肥田沃土。然而,我又深耕了幾許?一想到此,心中便有無盡的愧疚!想了很久,愧疚歸愧疚,想法歸想法,一個人哪能夠想到哪就能做到哪呢?在一番自我安慰之后,便又寧靜下來想:三十年來,在湘西的這塊土地上,熟悉那么多人,走了那么路,跋涉過那么多山水,耳聞目賭過那么多風情、歷史、民俗。何不濃縮概寫出一種湘西的精神風貌呢?于是,我想到了鄉村的酒樓,想到了村居、山色,以及世代苦著樂著、不離不棄的家園;我從著名作家朋友孫健忠,聯想到陪同央視朋友的一次經歷;我從美麗的鳳凰,聯想到沈從文、黃永玉,并思及陪黃永玉寫生作畫的一次趣談。在藝術界,都說黃永玉是“怪才與鬼才”, 他是湘西人,但他很少畫湘西的山水,甚至湘西題材的畫作都很少,有的也是多以表現湘西風俗民情生活為主。我記得那次和我一塊陪同黃老的有一位畫家,他帶了黃老的寫生畫集,翻到《湘西印象》一畫集問:“湘西有代表性的景物多得是,您老為什么只畫兩只背簍?”黃老難得地笑著問他:“你是本地人嗎?是本地人又是畫家還要問?!蓖砩铣燥垥r黃老問畫家,并且自問自答:“背簍是湘西人最有生活像征的,湘西民眾生活苦不苦、難不難?”“湘西人在苦難的生活中,一部分人倒下去了,但一部分人卻站起來了!”邊說邊吧嗒著他的煙嘴。想到這,我也便笑了。

              于是,我也便寫下了短文《行走湘西》,聊以自慰!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理事。大學畢業在家鄉中學教書10年,然后改行,調張家界市先后在宣傳、景區旅游、報社、市委、市文聯等部門工作,是張家界國際旅游詩歌節的主要創始人)

              《張家界日報社》副刊投稿郵箱:272273702@qq.com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小水嫩精品导航
            <del id="zzxzb"><sub id="zzxzb"></sub></del>

                <pre id="zzxzb"><ruby id="zzxzb"><ruby id="zzxzb"></ruby></ruby></pre>
                <p id="zzxzb"><pre id="zzxzb"><b id="zzxzb"></b></pre></p>

                      <pre id="zzxzb"><ruby id="zzxzb"><ruby id="zzxzb"></ruby></ruby></pre>